MASAMI9

中二病晚期/九锥/墙头巨多

兔兔诈骗团(上)

all兴/勋兴/边兴




有谁会怀疑温柔贵公子和甜美小仙子会做偷鸡摸狗的事呢?



01

真是挤死了!

女孩心情烦躁地抓紧扶手,身为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每天在公司被压榨,好不容易下班了还要在气味复杂难闻的车厢里被人挤来挤去。

地铁车厢的门又开了,女孩被推着到了更里面,手怎么也够不着扶手。

突然一只好看的手抓住了女孩还在努力伸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腰上。
视线带着疑惑顺着米白色卫衣向上,入眼的是一个好看到发光的男孩子。

而这个男孩子说: 你扶着我吧,没关系的。

还附赠一枚酒窝暴击。

女孩沉浸在偶像剧般的情节中,目光痴傻看着那双小说里描写的盛满星星的眼,心想原来真的有这样的男孩子。

一路上女孩就这么紧贴着男孩子,鼻子里都是好闻的奶油味儿。

终于到站了,女孩依依不舍地看着那个巨好看的男孩子走出车厢。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恋爱了。

02

张艺兴一下地铁就发现了人海中的金俊勉,两人一边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聊着。

看到路边的巨型充气霸王龙时,张艺兴就走不动了,非要拉着金俊勉拍照。

金俊勉表示:  好好好,你别急,没有小朋友和你抢....

然后转身就找位只身一人的女性路人。

“这位可爱的小姐姐,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和朋友拍个照呢?”

小姐姐一看是个五官精致,气质温柔的金发中分男孩子,像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金俊勉把手机递给她,站在她身后从背后虚抱着告诉她怎么拍,并强调一定要把霸王龙拍进去。

这年头谁还不会拍个照咋的?

但是小姐姐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红着脸嗯了两声,给他们拍了好几张。

一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小姐姐想。

03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

“不要啦哥,我要一个人洗!”

“乖啊这样节省时间嘛。”

“........”

“啊!你别捏我屁股!”

“嘿嘿嘿, 是你要和我一起洗的啊哥哥。”

好不容易在打闹中洗完了澡,两人坐在床上开始清点今天出去“赚外快”的成果。

除了一堆红色毛爷爷和一些电子产品以及珠宝首饰之类的正常的东西之外 ,不出意外地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哥,你拿人泡腾片干嘛....”
“....我最近缺维生素C不行啊?”

“彩虹糖???上次虾条吃过头爆痘痘嚷嚷再也不拿零食的人是谁!?”
“.....反正不是我!!”

“金!俊!勉! 你居然拿了个鸡玩具?它还会叫......你你你离我远点啊啊啊啊啊!”
“来呀互相伤害啊!”

“炸鸡店优惠券......五十张???”
“哎呀谁知道那女孩真穷包里只有这个啊....”

“哥....这是头巾吗.....你还嫌你衣柜不够乱吗?”
“........哼,我觉得戴着比较帅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兴儿怎么拿女孩子的口红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许笑!没看见上面印着霸王龙的图案吗!”

金俊勉还是抱着肚子笑一边笑还一边打滚,张艺兴气鼓鼓地拿起口红就往自己嘴上涂,然后一把拉起还在滚的金俊勉朝着脸和脖子就是一顿亲 ,硬是把金俊勉搞成大花脸,用手抹了一把还没抹掉。

防水防汗,嗯,是正品!

这下金俊勉真的笑不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回轮到张艺兴在床上打滚了,“哥哥明天就这么出去见人吧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以张艺兴被揍一顿然后两个人躺倒睡过去结束。

04

其实他们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偷着人东西玩的。

金俊勉和张艺兴都是孤儿,从小就相依为命,靠着这越来越娴熟的手艺养活自己并读完了大学,都有一份正经工作。张艺兴和一位黑皮小学弟搞了一个舞蹈工作室,金俊勉则靠着与生俱来的经商头脑开了一家酒吧。

由于这些工作钱来的不够快,所以兄弟俩时不时要干大票————专坑有钱人。

当然也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一个负责后勤保障的都暻秀以及一个贩卖消息的黑皮黑客金钟仁,对,和上面的小学弟是同一个黑皮。

这天四个人又在金俊勉老板的酒吧里碰头了。

金钟仁两眼发光的接过五十张炸鸡优惠券,“蕾哥你们最近过得不错呀还有礼物送给我。”

“哈哈哈也就是下班顺路赚点外快....”

“真是做得得心应手啊你们。”都暻秀摸着手里金俊勉送的菜刀,表示很开心。

“好啦我们赶紧商量一下这次的计划吧,”金俊勉一巴掌拍醒了差点睡着的金钟仁。

金钟仁委屈地睁开眼,开始巴拉巴拉讲他的情报,经过四人的商量后,计划如下:

首先在本地的富二代朴灿烈那里卖掉上次的赃物——一对蓝宝石耳钉,然后转战HK最大的地下赌场,一人绑架赌场边老板价值连城的宝贝柯基犬,另一人将狗狗物归原主骗取悬赏金,最后飞到南美洲 ,一来避一阵子风头,二来顺便度个假。

以金俊勉为首四人犯罪集团表示这个计划非常完美,既能赚钱又能出去浪,纷纷点头称赞。

05

金钟仁的消息一如既往地可靠,金俊勉在酒吧吧台后面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朴灿烈。

他请了一支乐队来店里连唱几天歌,而这支乐队是音乐爱好者朴灿烈最喜欢的,每次表演都会到场,和主唱的关系也特别好,金俊勉完全不担心他不来。

金俊勉手上擦着杯子,一脸笑意地和朴灿烈套近乎。

“哥们,你戴的耳钉很好看嘛! 很帅哦。”

“谢谢夸奖,”朴灿烈本身就是一个热情的人,很自然地接话“我喜欢戴耳钉。”

金老板能言善道,聊乐队聊人生,很快就和朴灿烈搞好了关系,朴灿烈也很爱四处交朋友,几天下来就差没叫金俊勉哥了。

又是一天,朴灿烈准时光顾酒吧,熟门熟路在吧台找了个位子开始和金老板唠嗑。

“灿烈啊,我有一朋友想出手一对耳钉,你有没有兴趣?”

“怎么说?”

“我这朋友,也算是个公子哥吧,他们家最近发生了点变故,急需用钱,知道我路子广就找我帮忙了。”金俊勉说着拿出了那对耳钉,蓝色宝石在酒吧灯光下闪闪发光,漂亮极了。“这是我那朋友的十八岁成人礼物,他可宝贝了,要不是真的没办法也不会想卖了它。”

“唔....”朴灿烈思考了一下“这耳钉确实不错,我看着也怪喜欢的,这样,你出个价吧。”

金俊勉用手比了个一。

朴灿烈:  .....是不是太贵了点....

“我要是你可就买了,”一旁标准富二代打扮的张艺兴摸着下巴开口道“这宝石真够纯的,原价绝对不止这个数,不过.......毕竟是二手的嘛,便宜点儿是对的。”

“怎么样?灿烈,真的不考虑要吗?”金俊勉可惜道“实在不行我就介绍给别人好了.....”

朴灿烈是这圈里出了名的软耳根,当下就同意了,直接掏出一张卡丢给金俊勉,拿走了耳钉。

“卡里正好一百万。”

张艺兴和金俊勉悄咪咪地相视一笑。
还是干这行来钱快!

06

四个人上了飞HK的飞机后已经是凌晨两点,蕾兔和勉兔兄弟屁股一沾上椅子就昏睡过去,两个人的姿势出奇的一致,都是仰着头留着口水,毫无形象可言。

都暻秀想自己毕竟是搞后勤保障工作的,于是找空姐要了两个毯子,默默地给两人盖上,又在心里斗争了一会,还是决定把脸也盖上。

金钟仁也是歪在座位上,双眼迷离。

当然他是从上飞机前就是这个状态了.......

都暻秀就上了个厕所回来,立马摇醒了一边的金钟仁。而后者不解地望着前者瞪得圆溜溜的双眼,一脸惊恐的样子。

“钟仁,我刚刚....在飞机上看到朴灿烈了......”

“莫呀?!”

这下真·大眼瞪小眼了。

TBC

————————————————————————————————

然鹅阿爸和昏昏还没出场😂

评论(16)

热度(282)